金麒麟家俱会所是目前四川地区展厅 最大档次较高红木家具会所,里面的红 木家具品种繁多。金麒麟家俱系江南工 匠手工雕琢、考究精细、堪称一流、百年不衰。
本厂销售定做明清仿古红木家具、雕 花门窗、佛像供桌,承接传统的中国古 典高档次茶楼、酒店、宾馆的设计、装 修,供应紫檀、酸枝、鸡趐等各贵木材、 半成品。
琴台印象:楠语低吟,愈柔软愈自由

  ——成都金玉麟李挺眼中的“轻奢中国风”

    一首《成都》,让很多人迷上了这座城。那些青涩的记忆、那些心动的情怀、那些被繁华掩埋的纯真,在关于“成都”的吟唱中奔涌而出……成都,这个充满文艺气息,自在悠闲的城市,随着那首民谣的吉他声,变得清澈而沧桑。关于成都的种种,迅速火遍全国。古韵悠扬的琴台路上,李挺的金玉麟一如往昔般从容,《成都》爆红的同时,他的“琴台印象”正在慢慢绽放。

  成都琴台路,李挺的金玉麟就在这条充满汉唐风韵的仿古街上

    “琴台印象”,回归中式“轻奢”

    “轻奢中国风”,是成都金玉麟公司总经理李挺对他的楠木新品——“琴台印象”的定义。“轻奢”一词源于美国,原意特别直白,就是“可以负担得起的奢侈品”。对于李挺而言,“琴台印象”的“轻奢”别有深意。

    何谓“奢”,除了表示显贵之家的过度排场和讲究,还有“美好”、“出色”的意思,李挺想突出的,恰是后者。“奢侈品”高昂的价格背后,是杰出的品质、精湛的工艺、动人的设计,以及传承悠久、至诚至善的工匠之心——“奢”的是经年历久的专注;“奢侈品”除了彰显身价,更重要的是满足对于“美好”的渴望——“奢”的是无法言表的情愫。中国人对着欧美大牌趋之若鹜、一掷千金,看似是对“奢侈品”的盲目追求,其实不过是崇尚美好生活的热切表达。

  李挺为“琴台印象”精心打造的陈设厅

    自幼热爱传统文化的李挺,一直深信:中华文明璀璨数千年,这其中的美好,不胜枚数。他试图用“琴台印象”,勾勒出其中些许意味,所谓“轻奢中国风”,是用家具谱写的一首成都曲调、中国旋律;是用家具记录琴台路的浓情、锦官城的悠远;是用家具传递一种纯真自在、诗情画意的“中式生活”。那些触动人心的“小情小调”,在这些家具的每一个线脚上勾勒得淋漓尽致。李挺想展现的是“成都”背后浓郁的乡土风情。而这种风情,它不是成都的特产,它代表着一种时代的味道。所以,“琴台印象”,是这个时代的印象,它浪漫,细腻,又富于节奏,带着浓情蜜意,像极了我们所向往的人生——随意安详、无拘无束、优雅烂漫……

    室雅楠香,找到一种温暖的“精致”

    奢侈总与精致有关。昂贵的奢侈,精致得高高在上,令凡夫俗子备感压力。而李挺打造的“精致”极具成都味道,既精益求精、一丝不苟,又体贴亲和、地气儿十足,带着暖暖的温度。

    “琴台印象”所用的楠木,都是精挑细选的优质原木,有着柔和的色泽、若隐若现的金丝纹理、淡淡的香气,以及温润的触感。金丝楠被炒得如火如荼,但李挺只选优质楠木,他觉得让爱木者感受楠木的质朴与纯粹更为可贵。虽然不标榜“金丝楠”,但与那种戴着皇家光环的“金丝”相比,“琴台印象”楠木的柔美金色,更容易与人心意相通。

  琴台印象温暖的精致——细腻的软装配饰

    “轻奢”通常强调个性设计、突出另类精致,李挺对“琴台印象”的设计则显得格外平实。楠木纹理精美流畅,与清雅隽秀的明式家具相得宜彰,已是超凡脱俗品相。以此为基础,李挺略做调整,让经典与现代实用、审美互补,新增的软装配饰,用的也是最顶级的材料。改良后的明式楠木家具,更加细腻温和,宜室宜家。

  琴台印象温暖的精致——柔美朴质的纯楠木材质

    精致,在不为人知处下功夫,尤其难得。“琴台印象”这些背后的功夫没有少下,严格遵循传统木作的榫卯工艺自是不必说,对木材处理也颇为用心。金玉麟配置了先进的干燥处理设备,木料处理后,受地域环境影响大大减小,开裂变形比率极低,对此,李此做出“一旦开裂变形免费退换”的承诺。此外,李挺采用传统的土漆法工艺——出自四川南充的顶级生漆+工艺精湛的漆艺技师,“琴台印象”楠木家具的漆,清透润泽,在生漆的保护之下,楠木的天然纹理色泽一览无遗,经年历久地保持着天然的原生状态。土漆法费时费力,“琴台印象”背后这不为人知的辛苦,让楠木家具有了一种充满生机的天然气韵。

  楠香雅室,找到心中那片“桃源”

    “琴台印象”既没有沉腐于旧制,也没有追逐繁华,而是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了一种似琴弦拨动的节奏,忽紧忽慢,就像《成都》的吉他曲,干净,悠扬,不含任何杂质。李挺说,他希望以木为器,营造楠香雅室,让人们找回心中那片可望而不可及的“桃源”。(文/赵卫平)